风尘仆仆,附路而生

/赖俊汝
    坐在小小的保安亭里,旁边坐着站着许多人。他们有的全神贯注看着电脑里的文件,有的三两成群谈笑风生,有的默默注视着显示屏上的监控,有的站在空调下静静地吹着凉风……默默看去,每个人的鞋面都蒙着一层灰尘。
    从窗口向外望去,左边是堪比几百甚至上千个保安亭大小的建筑工地,拥挤在保安亭里的人们走进这片工地里就像是点点繁星落入夜空,零零散散,忽而又不见了踪迹。工地旁边有一排八层楼高的居民住房,外墙呈灰白色,部分墙漆脱落,能看出这是有些年头的楼房。坐在保安亭里向那里望去,恍惚间竟觉得这是一片高楼公寓,它仿佛在我的视野里层层拔高,只能抬头仰望才能触及。在保安亭里尚且如此,不知地下辛勤劳作的工人抬头望天时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我守仓库,只不过现在地下仓库还没整理好,就先来值班了。”耳边的一道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原来是同在保安亭里值班的肖姐,“下面太热啦,仓库空调没装好怎么待得住,那些工人是真的辛苦啊。”听着肖姐讲述自己的工作,越发激起我对施工现场的好奇。以前虽知工人辛苦,但从未身临其境感受过施工氛围,脑海里始终无法形成具体影像。说来惭愧,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白雪公主动画里七个小矮人在矿山里叮叮当当敲宝石的场景。小时候只觉得他们欢乐,一边工作一边唱歌,连锤头敲击在宝石上的声音都那么清脆悦耳,想必施工现场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叮当作响的。但或许不是悦耳动听的歌声,而是机器嗡鸣、钢筋落地的刺耳声响。
    窗外忽然晃过一抹黄色的身影,定睛看去,原来是工人头顶的黄色安全帽,安全帽下是小麦色的皮肤、被汗湿的衣衫、黑污分布不均的长裤,还有额头上密布像夏日阵雨那般时不时落下的豆大汗珠。他们向前走去,或两手轻便步伐轻快,或肩扛钢筋步履沉重。每每走到一处,他们向内拐去就不见了身影。再转头往右边看去,保安亭外迎面走来的是行色匆匆的人群,他们大多皮肤白皙,衣着干净整洁光鲜亮丽,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地向着目的地而去。一座保安亭,像一道鸿沟隔开了两路人的生活,一边是为生活奔波的行者,一边是为筑路而生的使者:肩负筑路使命,虽前路波折伤痕累累,却仍埋头苦干一往无前。
    背靠阳光面朝大地,这些干净纯洁的灵魂受阳光洗涤,附路而生。他们坚守于此,奉献于此。正是这群向阳而生的筑路人,在地底弯腰劳作向着深处前行,当他们立起身子挺直腰脊,我们就应该致以由衷 敬意。
时间:2022-8-29 9:52:25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