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沙漠结缘

    新疆,多么熟悉的名字,当然,我还没去过,那里充满神秘,充满诱惑,做梦也想去看看,去体验那里的风土人情,去领略哪里的自然风光,亲口去尝尝当地的羊肉串,吃一吃新疆的哈密瓜。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庆幸有这机会,让我走进了大西北,走进新疆。我喜欢这里巍巍的昆仑山,一望无际的沙漠,悠扬的羌笛声,生命力顽强的胡杨树。
    在广袤的西北大地上,丝绸之路在这里一织便是半个盛唐。而如今有无数的建设者撑起新疆复兴的希望,若民高速它将成为新的“丝绸之路”,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深感自豪。俯身抓起一掊沙土,能嗅到那远道而来的西域风情,更能嗅到咱二局“开路先锋”的传承,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每当西北沉沙漫天涌来,站在风口的我愈发觉得豪情万丈。这风沙打北边来,捎来了我期盼已久的那些远走的人儿的凄凉故事,苏武在这风中抽动着鞭子,猎猎作响的不仅是鞭子苍劲的破风之声,更是他心向南国面朝北的铿锵沉吟之声。这便像我们,虽然远离了灯红酒绿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但永远怀揣一颗不屈不挠,迎风矗立的雄心。
    看到一个个工人在烈日下施工,风沙中作业,为了大西北的发展而不停劳作。胡杨树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说的就是咱二局精神,有了精神的支撑,一颗一颗的胡杨树起来了,一株一株的芦苇长高了,在茫茫沙漠中长出一片倔强的绿色。这绿色就好似建设者,给咱们新疆带来生机与希望,和寂寥的沙漠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批又一批的建设者在这驻足着,生息着,受着“战火”的洗礼,胡杨林和他们一起见证。渐渐地,胡杨林、芦苇和建设者们融为一体,凝聚成再也不被黄沙淹没的灵魂,将西北的天空之城染成永不退色的传奇。
    景,是空空的旷;物,是凄凉的冷;人,是淡淡的愁;情,是浓浓的烈;意,是真真切切。与南方相比,这里没有秋雨绵绵,没有秋愁哀怨,但这里有期待,有希望,有梦想。还来不及回味,西北风就越来越猛,越来越烈。
    迷茫与困惑谁都会经历,恐惧与逃避谁都曾经经历,但不要把迷茫与困惑当做自我放弃、甘于平庸的借口,更不要成为自怨自艾,祭奠失意的苦酒,在工作中让我们早日走出困惑,创造精彩。
    我不怕狂风,不怕沙漠,不怕孤独,因为我们有一精一神,有血肉灵魂,有希望和梦。哪怕我是一棵胡杨,也要奉献出自己的身躯,是一株芦苇,也要把根扎得更深,是梭梭,是花棒,是白刺,也要挑起沙漠的颜色,活出自己的价值。
    我真的开始感谢这片荒漠了,我也真的不再认为我茫然地扑进她的怀抱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了。我想,我只有一路跋涉,在这荒漠中坚定不移的跋涉,即使我的肉体被它吞噬,我也应该用精神把它征服。(文/赖标)
时间:2020-9-28 9:07:21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