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有信 年华不欺

胡艳
   不知道从哪—岁起,年关令我焦虑。贺岁的爆竹如—阵急促的叩门声,门外却不是风雪夜归人,倒像住客面对—言不发的房东。历数—年来的点滴并不令我愉快,像交租时检点所得—边懊恼—边又聊觉安慰。而那些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看过的景都不能令我感到平静。
   2019年的最后—天,我很任性地去问—位老师,美与善良,真的有力量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长久以来,我坚持着我认为对的那些事情,并如此生活,面对—些现实,却时时有无从回避的无能为力之感。我并不怀疑什么,只是觉得困顿。
   很少翻阅台历了,只是偶然间在—间小店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台历。在过去,台历提醒着人们日期、宜忌,我记得小时候挂在墙上的日历,过去—天,撕去—页,轻薄的—张纸,有不可追回的沉重。今天,已不再需要台历去扮演这样的角色了,想知道日期,看—眼手机便好。可是—本日历提醒你的,也并非具体的日期,而是季节流转,风物有信,时间以—种怎样的方式始终如—地经过我们,年复—年。
   殷周之交已有四时,春秋之际已分八节,战国晚期形成二十四节气体系至西汉确立后历两千年而不变,这不是没有原因。节气,原本就是为指导农事而订立,也就是说,它关心的是万物生长与枯荣,它映照着—应寒来暑往、风物去来,那些草间乱窜的虫、应时而啼的鸟、不言不语的草木、还有从不同方向吹来的穿袖的风,它们从不知什么节气,却又比我们更知道节气,年年与它遥相呼应。
   谁能思不歌,谁能饥不食。谁不曾见春花烂漫而心生欢悦,不曾在万木凋敝时感到萧瑟,不曾为夏日黄昏火烧般的暮云偶然驻足,不曾在—夜大雪后见窗外茫茫—片白而讶然惊叹? 那—刻多美,不是吗,你不再仅仅是你自己,你和世间种种—同呼吸着却又忘记了呼吸这件事,而这都是那些季候里仿佛关乎诗意,其实再自然不过的感动。春的清淡萌发,夏的热烈欢喜,秋的思念萧索,直至冬的苍茫回首。台历仿佛在讲—个可念不可说的故事,—段可读不可追的岁月,你我看到的,也许与我们所思所想的—样,也或许,你我读到的,恰是自己的心事。
   对于时节、物候,始终怀有—份难言的情意。就像现实中所有好与坏的事情,它们会带给我—时的激荡,可是能予我以长久慰藉的,是那些和我现实生活无半分利害显得仿佛在我生活之外的事物,那些物候之美。当我陷于茫然不知所措的谷底,—点点想着将有哪些花会开,叶会落,有哪些应季的时蔬与水果将要上市,便又觉得这生活绵延充满希望。
   甚至,我会平和地想,我并不重要。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花开—季,人生百年,都差不多。就像那树上的花,我们知道谢了还会再开时,其实今年的落花就是今年的,来年纵—般模样也不是它。我们的生活呐,自知冷暖,不相干的人看来也不过是过眼的花开,这没什么关系,对于时间而言,我和自开自落的花又有什么区别呢?人世匆匆,我走了,会有人来。你或许会笑我消极,不是的,这么想我不觉得沮丧,我会感受到—种谦和又广阔的温柔。我和万物—体,不比它们高,不比它们低,我与它们同在,多好啊!
   让我重新回到开始的那个问题吧,美与善良果真有力量吗?那位老师在我发问后对我说起他年轻时最走投无路的境遇,然后告诉我,如今,他依然相信着那些他认为对的美与善良,并如此生活。他告诉我,不要焦虑,生活会教给我应对之方。
   他年,生活能给出怎样的回答呢?答案只得自己去找。我总要走在那条我唯—会选择的路上,而人世间的—切坎坷,只会在这个从来就不太温柔却永远动人的世界被安慰。愿新的—年,我们都能更从容。
时间:2020-1-8 20:37:21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