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建设报:坦赞铁路建设中的难忘记忆

来源:铁道建设报     2019年 12月 14日         版次:04     
作者:彭国栋  刘仕全    
    1970年11月,我们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从广州黄埔港乘坐光华轮,经过24天的远洋航行,来到了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我们乘坐客车穿过了闹市区,来到了中国驻坦赞铁路建设工作组接待站,开启了难忘的坦赞铁路建设岁月。
    原始森林里开山修路
    坦赞铁路在坦桑尼亚境内分为两段开工建设,一是从达累斯萨拉姆至姆林巴段,全长502公里。该段地势平缓,原始森林覆盖率达80%以上,有天然动物园之称。这里的工程大部分是路基和中小桥涵,工期十分紧迫。根据工作需要,我队派出一部分工程技术人员到达累斯萨拉姆至姆林巴段打增援,其余的主力安排到姆林巴到马昆巴科之间的夜朗基段。这段山高林立,沼泽遍布,原始森林展现在深山峡谷之间,野生动物成群结队在热带雨林中栖息。铁路要从这里经过,大部分为桥隧工程,一个接着一个,它是坦赞铁路工期控制的主要地段。这段线路,有很多施工单位。在这段工程中,我队的主体工程任务是大、中、小桥涵的施工。其中有21号、22号、23号、25号大桥及24号小桥和涵洞、挡墙等。时间、任务明确,我们在先遣人员的带领下,直接到施工现场平地、修建生产和生活房屋,为几座大桥施工创造条件。就在这个时候,坦桑尼亚政府为了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的安全,防止野生动物袭击,特派武警人员跟踪保护我们,中国铁路工作组也派出了翻译人员。工作进展迅速有序,很快进入到一边建点,一边投入正线施工的准备。不到3个月时间,施工便道全线贯通,21号、22号、23号、25号大桥,主体工程已先后开工,临时生产、生活房屋布满了高山峡谷原始森林之间,电灯照亮了整个山川原野。在夜间望去,好似天上的银河,把山川林海点缀得更加美丽。
    在采石场上,隆隆的炮声好似春天的惊雷,震憾着山川环宇,沉睡中的雄狮、野牛和各种野生动物都被惊退到深山老林之中,远离了铁路建设工地。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和坦桑尼亚朋友按照铁路工作组制定的计划目标,将21号、22号、23号、25号大桥施工稳步地向前推进。不到1年的时间,桥梁、隧道一线牵的画卷,呈现在世人的眼前。在快速施工的时候,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带领他的阁僚们,不远千里驾乘小车亲临夜朗基桥隧建设工地视察,特别对坦赞铁路最高的一座大桥很有兴趣,要亲眼到深山峡谷中领略一下大桥风采。该桥位于夜朗基段25号桥位,最高桥墩52.5米(不含基础深度),桥全长168米。虽说桥梁不长,跨度也不大,但在当地,在深山老林算得上是一项大型铁路建设工程了。特别是施工中采用的新型抽动钢模施工技术,在建桥史上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深受尼雷尔总统的赞誉和好评。
    祖国人民的亲切慰问
    正当坦赞铁路夜朗基工期控制段施工进入高潮的时候,中国铁路文工团代着祖国人民的殷切希望,专程前来看望我们,向我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和祝福。我们这些身在坦赞铁路建设工地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对祖国亲人的到来,真是由衷的高兴,增添了无穷的力量。特别是文工团住在我们队上,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崭新的气息和文化,使我们感受到了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创新精神。比如,他们在排练演出文艺节目时,善于把坦赞铁路建设中收集到的一些新人新事编进节目中,通过表演艺术家在舞台上表现出来,进一步鼓励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和坦赞两国朋友,使大家真正感到快乐和幸福。他们编排的文艺节目在晚会上获得了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别看这小小舞台,它代表了祖国亿万亲人的殷切希望,希望我们和坦桑尼亚、赞比亚两国人民在共同建设坦赞铁路中,互相学习,团结合作,一起共享繁荣幸福,同时让世界人民看到,中、坦、赞三国人民共唱的合作之歌,响彻非洲大地,永远留在三国人民心里。
    中、坦、赞友谊万古常青
    我们在坦桑尼亚境内工作期间,带领的几个黑人朋友负责线路和建桥测量时,大家一边工作、一边相互学习。特别是在语言方面,开始不能互相交流,只能用哑语的形式,互相比比划划,达到交流沟通最简单的要求。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工作难度在一天天地加深,语言交流显得十分重要。在这种特殊环境中,为了坦赞铁路建设,在无翻译的情况下,我们用实物代替语言进行汉语和斯瓦西里语的交流。就这样,日复一日,互相交流学习,终于学会了一般物体识别和生产方面的工作语言,大家可以沟通了。我们用斯瓦西里语表述,他们用简单的汉语回话,互相工作起来就没有那么费劲了。随着时间过去,语言障碍基本得到消除。
    工程技术人员陈吉良所带的10多个黑人朋友负责从中国运来的水泥装卸、运输等管理工作。每天上班前,他把大家组织起来,排队讲解装卸安全等管理工作,放到现在说就是班前讲话和技术交底。他在讲话中,一边用新学到的不那么熟练的斯瓦西里语给大家讲述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讲不好的地方又把汉语言插进去讲,开始黑人朋友不能完全理解,后来时间长了,他们逐步也理解了。于是常常对我们说:“那非克陈是好样的,还说了不少笑话。”
    1975年的金秋时节,连接中坦赞三国人民的连心路,胜利地铺轨到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火车站。我们完成了1800余公里坦赞铁路第一期工程的铺轨架桥任务。这时,负责铁路运营管理的专家们又从祖国各地陆续来到了坦赞铁路沿线的各个车站,帮助坦赞两国人民逐步走上铁路运营管理,线路维修养护的技术等的正常道路。
    就在要亲眼见证一列列临运列车到来的舒心时刻,我们负责线下施工的铁路建设者,又接到最新指示,要分期分批地告别坦赞两国人民,回到离别5年的祖国。离别之前,和我们并肩战斗的坦赞两国朋友们纷纷前来驻地同我们告别。
    一个坦桑尼亚籍的司机朋友,跟随我们到了赞比亚,参与工程材料的运输工作。这个朋友汉语言学得比较好,简单的生活常用语和工作用语可以断断续续地讲述,他在与三国人民之间的语言沟通上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在我们快要分别的时刻,他们来到了我们的驻地,回忆着五年来大家团结奋斗、流血流汗的情景,不舍的情意让我们无比感动。他们祝福我们说:“CHINA那非克,祝你们一路平安,代我们黑人兄弟向你们的家属和孩子们问声好。祝福他(她)们幸福安康。”这时有几个黑人朋友用斯瓦希里语唱起了中国歌曲《东方红》,表达了他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爱戴和崇敬,他们对中国人民的真挚情感,已深深地扎根在心中。
    “那非克,跨海里尼!跨海里尼!”意思是朋友,再见!再见!当年离别时的声声呼喊,时隔44年,依然在我脑海中回荡。
时间:2019-12-25 9:40:44

[ 关 闭 ]